07
2020
01

去它的PUA!我堂堂医学女博士,却被老公囚在家生孩子?

时间:2020-01-07 08:28栏目:今天晚上开什么特马 点击: 121 次

高海山紧紧抱住我说:“甜甜,分开的这些天我才意识到,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你。感谢你让我有机会成为你孩子的爸爸,我们一起把他养大,好吗?”

高海山不希望我拖他后腿,但更不希望我飞得太高。在婚姻里,因为家境的差距,他始终认为我占了他的便宜,所以,我洗衣做饭带孩子都是天经地义。

拿着这1万块钱,我的眼泪啪啪直掉。老妈年过五十,为了多赚几块钱,还要搬很重的啤酒箱,爬到五楼给人家送货。老爸抽的烟,都压缩到了5块5一包。

那段时间,我家也没消停。奶奶病逝,父母想把爷爷接过来住,但家里太拥挤,他们迫切想换套电梯房了。

严重的睡眠不足,渐渐导致我内分泌严重失调,脸上密密麻麻长满了痘痘。同时,我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,一米七的个头,体重从120斤掉到了90几斤。

编辑 | 甄友茜

我把顾虑告诉了高海山。哪想他竟在我毫不知情的前提下,突然间提着厚礼来我家提亲。我们全家都有点无所适从。高海山语气中的坚定和诚恳,让我父母决定重新考虑。

高海山不留情面地反驳我:“张甜,你还能不能要点脸?这些年你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吗?你别高看你自己,博士又有什么了不起?我找哪个女的不能给我生个孩子,多拿点拆迁款!”

因为我的犹豫,这事儿一直拖到了研一。每次去他家,他父母都催我们快点结婚。那年过年,高母更是夸张地给我买了一件昂贵的貂皮大衣。

还好,在我的死磕下,SCI论文总算发表了,奖学金也顺利拿到手。我用奖学金给爸妈和儿子里外换了三新。

读博之后,我变得更忙。婆婆把孩子带回了锦州,和公公一起照看。我想念儿子,无数次在深夜里想他想到哭,可我不敢提接孩子回来,因为我真的没有精力带他。

胳膊上的淤青,慢慢就不疼了,我的心却疼得厉害。虽然第二天高海山跟我道了歉,可我们似乎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
听完高海山的话,我的心碎了一地。

Hello,我是好久不见的甄友茜。身为故事源动力学院的“过气”营长,我要来刷下存在感啦!这不,今天就给你们带来一个玛丽苏主妇逆袭大女主的故事。而女主婚姻的起源,竟是始于一个拆迁“小心机”……

我脑袋一下子就蒙了,如果皮肤破损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使劲瞪着脚面,观察了好久,发现只是砸红了,并无创伤,才深深呼出了一口长气,可内心也隐隐不安。

我们的关系,好像走进了一个怪圈。

学历上的巨大差距,也让他变得愈发敏感。他找机会就要讽刺我一番,我知道他是自尊心作祟,所以我一般不与他争辩。我也劝过他可以做点副业或是学点东西,他总觉得没那个必要,说等老家的房子拆迁了,有钱就是早晚的事儿。

现实是,想留校任教难度很大,东北的就业环境又不太好,随着多年的努力,我也不再甘心于去普通的医院。高海山早早放出话来,说如果我留在沈阳,日子可以继续过;如果我选择去南方,就离婚,当然,是以净身出户的方式。

高海山一回到家,就暴跳如雷:“张甜,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?你对小白鼠比对儿子都亲,我妈帮你看孩子都累出了病,你还像个当妈的吗?你一个学中医的做什么外科手术,说出去不怕让人笑掉大牙!”

与此同时,在老师的引荐下,南方一所著名大学的附属医院向我抛出了橄榄枝,薪资待遇和发展空间都非常好,日后还能给我50万安家费。我有些动摇。但如果我去了南方,就是在家庭和事业中间做一道单选题。我又没有这份勇气。

等高海山回来后,我再给老妈打电话,得知他们已经凑够房款,并拒不接受我们的钱。我瞬间泪流满面,觉得自己活生生一废物。

我和高海山的相恋,是一个浪漫的开始。那是2006年,我考入辽宁省中医药大学。我读大一,他读大四。我们在全校组织的徒步活动上,因为掉队而相识。

原创: 甄友茜 知音真实故事

毫无疑问地,也被我拒绝了。

穷女儿和穷妈妈的真实人设,像把我的心摁在铁板上煎烤,疼得直冒烟儿。

为了撇清纠缠,我答应了高海山所有的要求。儿子被判给他抚养,而我净身出户,当年那套加了我名字的房子也被要了回去。

为了给他鼓劲儿,我陪着他一起学。白天他工作忙,我就先学明白,再给他讲。功夫没有白费,在2008年的省考中,高海山考上了沈阳市的公务员。

06

有一次在解剖癌症肿瘤组织时,因为长时间的专注,加上天气太热,我一时有点恍惚,手一抖,手术刀正好砸到了穿着凉鞋的脚面上。

工作稳定后,我跟高海山提出了离婚。我想要儿子的抚养权,可高海山不同意,还扬言说要来医院搞黄我的工作。早就有学妹告诉我,称他一直在偷偷打听我的工作情况,我不寒而栗。

在高海山的刺激下,我痛定思痛,决定考博。然而,考取博士容易,毕业却很艰难,读书读到这个年龄,人也变得更加焦虑。

看房时,父母相中了一套地理位置楼层都很好的二手房,只要30万。老妈闲聊时提了一嘴,说还差十几万,打算找舅舅们借。我知道,父母的积蓄基本都用在供我读书上,没多少存款。当即,我脱口而出,说我来想办法。

当天,我正在上海参加一个中医学术讨论会。那是我第一次去上海,而他全然不顾我只身在外。我这才发现,高海山骂起人来真凶狠,诛起心来真残忍。走在黄浦江边,江水翻滚,凉风习习,我特想一猛子跳下去,一了百了。

08

追逐学术之路是孤独的,可只有忍受这份孤独,才能不断觅得真知,挑战困扰人类的顽疾。夜深人静时,我还是忍不住会想儿子想家,也会动摇独自闯荡的想法。

人生不止有柴米油盐,还有星辰与大海。我想这短暂的一生,就奋不顾身一次,去触摸一下我这场旅行的上限。至于爱情,随缘吧。

01

那时,他经常带我去网吧打游戏。游戏世界里,我是他的小迷妹;游戏世界外,我们的感情也迅速升温。对于他的追求,我很自然地接受了。

公公的话也是图个场面上的好听,但至少让人听着舒心,高海山却酸酸地接话:“爸你可省省吧,人家现在是大博士,以后赚钱哗哗地,还能看上你们这一星半点儿。”

来到医院实习后,我认识了全国各个名校的优秀医学工作者。前段时间网上爆火的“28岁女生当博导”的新闻,在我们医院无比常见。走入了更广阔的世界,我才深知自己还有无限的可能性。

我实在没忍住,跟他吵了起来。高海山借着酒劲把我推倒在地。倒下的那一瞬间,我本能地抓住了桌布,离我最近的酸辣鱼洒了我一头一身。火辣辣的汤汁钻进眼里,我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,狼狈至极。

老妈通过视频看到了我的惨状,隔着屏幕掉眼泪。第二天,老爸就来沈阳把我儿子接回盘锦,并塞给我1万块钱,让我买点好吃的补补。

我满心期待,向高海山保证:一定努力,不拖他后腿。

也许我努力一辈子,也不会赚像拆二代那么多钱;也许我奋斗一辈子,也无法在一线城市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;可未来的每一天,我都要为自己而活。

老爸有些生气,说既然能多分拆迁款,那让高家拿五十万彩礼来。高海山二度拒绝,称房子还没拆迁,家里现有不多的钱都用来还房贷了,没有多余的钱给我。

也是在这个时候,我发现,生活给我的从来都不是必选题。我很普通,也曾深陷于所有家庭的琐碎里,只是在无助而彷徨的时候,我真正的选择是不妥协。

校对 | 沐沐

展开全文

可还没等我实现,婆婆就病倒了。经诊断,她得了植物性神经紊乱,医生说是压力过大所致,要注意减压。婆婆住院了,需要全天陪护。公公顾着生意过不来,高海山又要上班,我只能把儿子送回父母家,一边照顾婆婆,一边找工作。

为了能够顺利毕业,我挺着肚子每天学习到深夜十一二点。高海山对我还算关爱有加,但他不太能理解我的刻苦。他总说我,有个稳稳当当的工作就行呗,那么拼命干什么?

可阴差阳错间,并无大志的我却踏上了一条不平凡之路。与其说我的人生开挂,不如说我是被命运裹挟着走到这一步。而促成这一切的,就是高海山。

“高海山,你还拿不拿我当这家里的人?买车位好几十万的事,你不跟我商量一下?要不是我们娘俩,你家能多分出这么多钱来吗?”

2019年国庆节前后,我出钱把父母买的二手房重新装修了一番,温馨舒适,宽敞明亮。而前婆婆由于病情加重,无法看护孩子,我儿子又被送了回来。

现实如此,我心里却很不服气。我不甘心这么多年辛苦所学无法发挥真正的价值,我感觉我都对不起那么多为医学献身的小白鼠。

在他的心里,我居然和随便“哪个女的”都一样!我第一次有了离婚的冲动。可静下心来,我又舍不得儿子,我不想让他这么小就没有了完整的家。

高海山的家在锦州市。父亲常年在外做生意,母亲是家庭主妇。两人早早为他在沈阳市贷款买了一套房子。房子很大,只是位置比较偏。

他不懂。这场婚姻的开始,就让我感受不到太多的安全感。而我想赚钱给父母买套电梯房,让他们不用再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平房里。

接下来,最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:高海山并没有把钱转给我,他借着公出的由头失联了好几天,对钱的事也绝口不提。很明显,他就是不想让我轻易解决难题,更怕竹篮打水一场空,拿了钱我人也跑掉了。

有一次,我们开车回锦州看孩子。饭桌上,高海山高谈阔论。亲戚们都夸我有文化,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一个。他却指着我鼻子,不屑地说:“张甜,你读那博士有什么用?中医现在根本不赚钱,还不如多攒几个小平房值钱呢。”

我笑着表示理解。呵呵,多么实在的坦言!其实人与人之间,真诚点挺好。

我有些沮丧,但不是因为钱。看来,我高估了自己在高海山心目中的地位,或者说,他一直想的都是空手套白狼。我固执地不肯松口,高海山仿佛也丧失了耐心。他大吼大叫地列举了我索要彩礼的三宗罪后,果断跟我提了分手。

当然,大部分时间,我都是泡在实验室里做实验。

这时,锦州传来了好消息,高家的平房终于动迁了。我们家五口人,一共分了325万。从天而降的喜讯,瞬间冲走了所有的不愉快,连婆婆的病都好了大半。

原标题:去它的PUA!我堂堂医学女博士,却被老公囚在家生孩子?

高海山拉黑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,连我们建在QQ空间的情侣相册也被删除。那里,有大量我没备份过的照片,以及永远无法抹去的青春回忆。

照看孩子是一件苦差事。儿子小时候肠绞痛,经常半夜起来哭,只有抱着才能入睡。婆婆心疼高海山白天上班,就把公寓隔壁的房间租下来,让他晚上过去住。

因为不仅不赚钱,还要继续伸手向家里要钱,我很是难堪。讽刺的是,高海山从没给我掏过一分钱学费,而我妈也从没亏过我一分钱。

想起一直以来,高海山的支付宝婆婆可以随便用,而我连密码都不知道,他对我日渐升级的防范让我“噌”地蹿起了一股火,跟他吵了起来:

那时,高海山总来看我,每次都给我买许多好吃的。我很感动,因为他家境虽好,但他深受母亲感染,平时十分节省,连日常用的洗衣粉都是从锦州家里背来的。

儿子搂着我的脖子说:“妈妈真好。”那一刻,我才切身感受到了奋斗的意义。

那一刻,我无比坚定了自己的选择。

说着,他怒气冲冲地把鼠笼子踢得哐哐作响。我抱着哇哇大哭的儿子,跑回卧室锁起了门。躲在漆黑的房间里,一大一小放声大哭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高海山一家就出现在了我家门前,不仅拎了很多礼品,还递上了一张房产证,说要加上我的名字,还许诺婚后会送我们一辆车。

我的未来规划里,无疑有高海山。可让我立刻投入到婚姻生活,我完全没思想准备,不知所措地摇了摇头。

在我的认知里,父母不过是求个心安,这也不算太过分的要求,而且很好实现。

我心软了,而且未婚先孕,始终是不光彩的。考虑再三,我决定嫁给高海山。

婆婆回来后,与我们小住了几天。一次,高海山跟婆婆聊天,被我不小心听到。原来,高海山在楼下买了两个挨着的停车位,写的却是婆婆的名字。

而且我也不想考公务员,那样我猴年马月才能给父母买得起电梯房啊。

02

转眼到了读博第四年,我即将如期毕业。站在人生的岔路口,我再一次犯了难。

我表面没反驳,内心却觉得肤浅。公公打圆场道:“甜甜,以后这拆迁款都是你们的,只是先暂时存在我们这儿,你要啥就跟我们提。”

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决绝,因为他吃定了我性格懦弱,不会忍心分手。他在跟我赌,赌谁先妥协。我一再自我洗脑,这次绝不低头,可现实,啪啪打肿了我的脸。

05

公公把高海山刚开了一年多的途观换成了奥迪A6,突如其来的财富也让高海山飘飘然起来。

消息传来,高海山激动地带我回了锦州老家。他父母非常高兴,说我是他的福星。高海山鼓励我好好学习,将来找个好工作,这样就可以跟他一起留在省城了。

我提出找他借15万。毕竟要先解决火烧眉毛的事情,而拆迁款还剩很多,我以后慢慢还就是。所幸,公公痛快地答应了,当天就把钱打到了高海山的卡里。

戏剧性的是,对方竟也是个拆二代,他家住在沿海的小渔村,拆一套房子给一千万,而他的家有六套房子。于是,他轻松坐拥六千万。

那天,实验室放了几天假。婆婆想出去旅游散心,就把孩子送了回来。为了方便照顾孩子,我把实验室养的小白鼠带回了家。

我只能更加拼命地奔跑。趁婆婆白天能帮我看孩子,我整个人泡在了实验室。我这个曾经的英语渣子,在这些年看文献写论文的过程中,看英语新闻已全无障碍。

很多时候,我很愧疚,觉得对不起儿子。但越是这样,我越要努力学习。只有我好了,我才能让我的儿子好。而我越是拼命,高海山越埋怨我,他始终认为,是我没尽到当妈妈的责任,才导致他妈妈累生了病。

而我越是拼命,来自高海山和婆婆的阻力就越大。每天我一回家,做饭、做家务都留给了我。一到睡觉时间,高海山就准点去隔壁出租屋报到。把儿子哄睡后,我还要继续写论文,每天关上电脑都已是深夜两三点。

作者 | 刀刀

那时正处于我找工作的关键阶段,想到婆婆的病可能跟看孩子有关,我心怀愧疚,照顾她也愈发上心。也因此,我错过了很多工作机会。

大四那年,我这个大家印象中的“学渣”意外被保研。高海山并未冲我道喜,却向我求婚了。我在心里彩排过很多次求婚的情境,此刻我却蒙了。

时间长了,我也不自取其辱了。我意识到,我和高海山的距离真的像海和山一样,看不到彼此边际。离开,或许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04

排版 | 尔东

岁月,原来那么美好。

路上,听说我已年过三十,离异且生过孩子,他张大了嘴巴,然后直言不讳道:“张博士,我们不合适。我这样的人,就想找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多生几个孩子,老老实实过日子……”

婚后,我住进了高海山的小公寓。当时,学校允许在校生结婚,但不允许生子。还好我的肚子不算明显,在我的苦苦哀求下,导师也决定帮我保守这个秘密。

完美。可我真的不想再纠缠了,到此为止吧。

就因为读个博士,我成了高海山的眼中钉,肉中刺。

毕业后,高海山在家人帮助下,入职了一家大型制药厂。不多久,他就开始倦怠,觉得这份工作太累,也没啥价值感。他决定考公务员,因为公务员更体面。

我提出先请公公婆婆支援,高海山坚决不让,依旧搬出不能啃老的论调。我只能忍着,心想等我找到工作就好了。

高海山动手后,公公当众扇了他一巴掌,我的怒气也消了许多。婆婆虽然溺爱儿子,但应该也并不想看到我们婚姻解体,所以并未言语。

万万没想到的是,高海山一口拒绝了。他说,房子是父母辛苦赚来的,我们不应该去啃老,如果我是真心嫁给他,房子以后肯定都是我们的,没必要急着加名字。

那是高海山第一次跟我冷战,我知道他生气的点在哪里。高海山老家有几处平房,据说马上就要拆迁,如果我抓紧时间嫁过去,他家能多分到不少钱。

为了维护我的利益,也想考验高海山的诚心,我父母妥协了,只是提出一个条件:让高海山把沈阳的其中一套房子加上我的名字,有贷款的那套也可以,等我有了工作就一起还房贷。

高家父母在我家人面前诚恳道歉。高妈向我承诺,孩子生下来,她帮我照看,我安心学习,等学业有成了,孩子也长大了,两全其美,多好。

我有点顶不住,找父母商量此事。父母都不同意我现在嫁过去,认为我研究生还没毕业,能不能在沈阳找到合适工作还不好说,而高海山的工作稳定,肯定不会随着我的工作有所调动,到时我会非常被动。

为了方便他上班,高爸又在他单位附近给他全款买了一套公寓。室友们格外羡慕我,说我命好,掉队掉到了福窝里。我也觉得,我就是玛丽苏本苏了。

熬过了漫长孕期,我顺利产下一子。高海山特别开心,连连感叹将来又能多分一笔拆迁款了。这话让我有些膈应,但当妈妈的巨大欣喜暂时冲淡了一切。

我父母在县里开小卖店,老妈负责卖货,老爸负责进货,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,分身乏术。所以婆婆稍微好转后,我就把儿子接了回来。

本想当个玛丽苏躺赢人生,老天却按头给了我一个大女主剧本。

写SCI论文的时候最是痛苦,堪称生不如死。同门的师姐和老公都是博士,俩人可以彼此探讨,互相帮助。而我每次跟高海山吐槽时,他都要借机嘲讽我一番。

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后悔:为什么自己结婚那么早?别人都在全力以赴地找工作,只有我被拴在孩子和家庭中间,无力抽身。

之后,借着实习的名义,我与导师介绍的那家医院签署了劳动合同。

通过老妈发来的视频,我看到明媚的阳光爬过透明的玻璃窗,洒进大客厅的角角落落。爷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儿子开心地奔跑嬉闹,老妈跟在身后撵个不停。一旁的爬爬垫上,摆着我新买的电动汽车和豪华的乐高玩具。

白天泡在实验室,晚上独自照顾孩子,让我心力交瘁。加上与高海山沟通的减少,我患上了产后抑郁症,脾气愈发急躁。我想过雇保姆,可高海山一口就回绝了,称他一个人赚钱养家,压力山大。

03

高海山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,大声笑道:“你不仅手残,原来还脑残啊,哈哈哈!”

医院领导并不知道我是离过婚的那种单身,便在一个饭局中给我介绍了一个有钱人,并有意撮合我俩。

时间一长,矛盾慢慢凸显。婆婆是个护子狂魔,平日里,高海山只要伸手帮我做家务,她肯定会抢过去,夸张地喊:“儿子,你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?”久而久之,高海山也懒得伸手了。

高海山催我赶紧找个医院就业,先赚钱再说。可我心仪的几所大医院只要博士,余下的都是不太满意的小医院,而且薪水不高。高海山一脸鄙夷地说:“你这大硕士也不行啊,要不然你拿本科学历考个公务员得了!”

他没什么文化,却开着跑车送我回学校。

我叫张甜,1987年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下面的一个县城。虽然家境很一般,但父母非常爱我。他们对我没有过高的要求,只愿我一生安康,无波无澜。

也有已婚的成功人士对我表示过好感。听说我的情况后,更是开门见山地说想发展情人关系,出手就是名牌包和手表,还说我可以一直住在他在郊区的别墅里。

挣扎了很久,我给公公打了个电话。

作者:刀刀

返程后,我意外查出怀孕。望着验孕棒上的两道杠,我哭了。我从来没想过,我的孩子会在这样的时机下到来。我想偷偷流产,可始终狠不下心。终于,我换了个新手机号给高海山拨去电话,告诉了他这个消息。

我一个堂堂的女博士,拆迁户家的儿媳妇,却连给老两口买件新羽绒服都要考虑再三,更别说给儿子买他喜欢的遥控车和乐高积木了。

婆婆没有食言,为了照顾孩子,她住进了我们家。陡然增加了两口人,让这间70平米的小屋显得有些拥挤。最初,一家人其乐融融,我感觉婚姻生活还不赖。

晚上,我给高海山打了一个长长的电话,劝他放弃现在的工作,来投奔我,我们一起创造更美好的未来。

每天回到家,高海山除了吃饭,最累的活儿是打游戏。而我忙完家务,就赶紧钻到卧室看文献,写论文。没办法,只有多发表论文才能获得奖学金,只有多搞科研我才能如期毕业。

07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thehereticsdaughter.com/qtdPUA_wttyxnbs_qblgqzjshz__63993/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
Powered by 精准六肖免费资料大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